ACM/ICPC World Finals 2013 总结

回来在SNS看到满屏幕的宁波理工虐了浙大的消息简直是喜大普奔……
虽然很不想总结,但是毕竟是一场final,还是写一点什么吧。
先说一下我的视角里的比赛进程。

开场
我搞定登陆,默写了vimrc。
然后看了DEF,感觉D题是搜索但是复杂度非常难算,我向来不喜欢先做这种复杂度要跪不跪的题目,于是跳过。

刷下board发现F台大过了,我想了一会儿,YY出了二分然后dp的解法,上去写完交了一下,WA。
怀疑了一下算法,让zYc上去拍D,跟prowindy讲了一遍,在prowindy还在理解的这个算法的时候突然想起我自己代码中一个错误,改后过了。
F 48(2)

zYc开始继续拍D,prowindy跟我说C是图论题,让我去看。
于是我想了一会儿发现是最短路+max flow,看着zYc还在拍D,又走马观花地看了一些别的题。后来瞄到zYc在用gdb调D于是把他拍下来上去敲了,很快调过sample以后1Y。
C 114(1)

好像这时候zYc开始交D,TLE,TLE,TLE……
prowindy看着形势不对跑上去拍掉zYc开始敲A。
zYc喊我去帮忙看D,我说这样我们很容易在A题之后就没有题了,于是我去想H题。
想到了一个500^3的算法,犹豫了一下,看着4秒的时限,还是决定开搞。
然后等着prowindy交了A,WA……
于是我上去把H敲了,1Y。
H 189(1)

prowindy在我敲H的途中好像发现了A题一个错误,改了以后还是WA。
我感觉不能再让队友掉在坑里,于是回去帮忙debug,prowindy跟我说了一下A题题意以及做法,然后我第一反应就是做法不靠谱,也可能是他没跟我说清楚吧,感觉他说的那个长得不太像充要条件。我重新YY了一遍,每个接口拆成上和右两个点,dfs判环,发现过不了sample。瞬间反应过来dfs判环还是很麻烦的,我那么写是不对的,于是直接换成3个for的bellman-ford求最长路判环,敲完就过了sample,交上去就1Y了。
A 264(3)

这时prowindy已经把zYc的D题扔掉重写了一个,这回是WA, WA, WA了……
我也一起看D,但是还是看不出哪里能WA。
差不多也是这时候,zYc把J敲好了,但是直到比赛结束都死活过不了sample,赛后才发现是算扇形面积的时候少除了个2。

然后比赛就这样以4题结束了。

其实赛前我就一直说,我们队怎么样,全看zYc的发挥。
因为在平常训练里就看得出来,我是比较稳定的输出,zYc是非常不稳定的爆发性输出,prowindy则是出数据和debug能力比较强的辅助。
这回zYc从头卡到尾-_-b,也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了……

总得来说今天我自己的手是比较稳的,交了5次,过了4题。策略上其实也是比较正常的,但是我帮别人debug的能力没有足够地强,导致也没能让队友打出状态……
如果今天只让我一个人coding,让zYc和prowindy推公式和想算法大概会好很多吧。
说实话这场比赛我感觉自己状态好一点的时候单挑都不止5题-_-b。
最后翻了翻board,发现在我们后面的再也没有topcoder rating总和比我们高的了,可见无论是主观上还是客观上来看我们的发挥也已经到达了不能更糟糕的地步了。

撇掉上面一些发挥上的原因,从客观上看我观察到的大概有这么几个原因:

  1. zYc写几何不用模板(我们整场比赛就没碰过那本模板- -b)
  2. zYc的编程习惯导致程序非常难懂且容易出错,一般要考虑很多情况才能明白他的代码到底有没有可能出错。这在problems比较tricky的final上是致命的……
  3. prowindy学长和final的风格不太match,学长强在乱搞,但是final的problems上思维陷阱到处都是,不扎实点一般是过不去的。
  4. 我帮别人debug的能力比较低下,编码速度和水平也没有足够高。作为队长,没有能调起队员状态……

想到什么再补充吧……

加入对话

5条评论

    1. 编码风格倒是其次的……只是看着乱认真看还是可以接受的
      = =b关键半仙有些自己觉得很自然的写法别人不太好理解……
      写法层面上其实就挺难改了,因为那和个人思维已经混在一起了

  1. 大神你还年轻···明年再去干掉那帮老毛子···
    PS: 你的blog一打开会卡一会,好像再加载某个数学公式插件···

    1. 嗯。。。那个latex插件用chrome打开的时候好像是特别卡,我正准备换一个
      明年有CF TC双红手速很快的老队友,大概会稳定很多吧
      毕竟扎实的编程功底才是发挥的基本保证。。。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