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ay

从今年7月ICPC final回来以后,我一直都在思考人生。但是到现在还是处于一个比较混乱的状态。写这篇东西首要目的是理清自己的思路,次要目的是希望有人能对我的误区进行指正,最后希望我的思考可以对同样在迷茫的小伙伴有一点启发吧。

在这个过程中,我大概经历了这么几个阶段:

一、在阿里A部门实习

这前面还有个故事,当初ICPC final前投实习的时候,只投了阿里和Google上海,想着怎么也挂不了。但是没想到Google投得太晚了,一面以后HR似乎去旅游了,一个月以后告诉我一面feedback不错,但是我们快招满了blabla,校招的时候直接来,这一面就当成校招的电面了。于是乎就去了阿里实习了。

然而实习阶段又分成两半。

前一半在用Java写网站后端。这部分的心理感受大致是这样的吧:

  • 做的事情单调重复、琐碎
  • 同事CS基础根本没有,就像语言速成班出来的一样,几乎是以排斥的态度对待没见过的技术/工具
  • 文档根本没有,接口用起来各种不清不楚
  • 没有给新人足够的上手资料
  • 我并不想融入到这里面,真真切切的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里面有很多事情导致了我的这个想法,但这里并不想谈,总之一段心里大多是相对比较negative的想法。

二、在阿里B部门实习

至于为什么转了部门,主要是中间8月初有一个转正面试,而这个时候我已经过了Google HC。于是就直接对HR说,HR review的时候看了我的简历,把我介绍给了另外一个主管见面。结果就有了这次转部门。说实话我心里是很感谢这位HR的。

后一半在北京的一个算法部门,主管是从Google回到阿里的。这一段还是有点意思的,从同事给的资料以及和同事的交流中学习了不少机器学习的东西。中间和乐其的学姐交流过一下。在这一段,我的想法有了很大的改变。同期8月初开了个A股的户,开始玩起了股票。当时在想的主要有这么几个事情:

  • 创业要趁早
  • 炒股盈利经实践真的靠谱
  • 到Google工作一下,然后回来创业
  • 要做什么没想好,但是做什么都比打工好
  • 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但是平平淡淡的生活不是我是想要的
  • 做什么方向随意,关键是和什么人在一起

三、校招期间

当时觉得Google、Facebook进其中一间应该不成问题,于是就没有投别的了。因为同是大公司的话,其它的就没有什么可比性的样子。这段期间也见识了各公司HR的人肉水平,总是有各种奇怪的电话打来。

里面值得一提的是华为和依图。

华为是杭研所的所长和HR总裁把我拉到曲院风荷吃了顿饭。说了一通什么人不就是为了钱和面子,你列出到Google能获得什么东西,我们都提供给你。要是愿意还可以给你带一个团队。刚开始觉得带团队还是有点吸引力的,但是一细想到阿里A部门的实习经历,带的估计也只能是那种人。就再无念想了。

依图是我到现在都纠结的一个点。和他们谈了很多次。毋庸置疑,他们几个leader很有水平,理念也很对我胃口,对方也很能坚持。而我也已经认同了这家公司。更主要的是,和我见过的别的创业团队完全不一样。谈了很多,这里还是把一些主要的想法列一下,希望自己能够尽快想清楚吧。

成功到底是什么?

这个问题真的想了很久。想起了《人性的弱点》中的一句话,人做事的动机有两点:性冲动和渴望伟大。虽然这个翻译看上去就很拙劣。但是我同意想装X是人做事的一个很主要的动机。Google的”Do Cool Thing That Matter”就是对这个观点很好的诠释。所以说其实“获得很多人的认同”这一点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都是很具有吸引力的。

但是他们也问我了,如果你有10个优点,另外一个人每天膜拜你最不以为意的一个。你什么感觉?我想了想只能回答是翔一样的感觉。

所以说单单是认同这一点,似乎确实是说不过去。那么再想深一层,这里会出现这样的结果,无非是因为觉得对方不理解你。而这种感觉造成了对对方的不认同,于是要修正一下的话,我想要的可能就是得到“我认同的人”的“认同”。

这里又涉及另外一个问题:我认同哪些人?实际上这个答案还是相对好找的,你羡慕哪些人,想成为哪些人,那就是答案吧。

但是仔细一想,这个目标是会变的。以前中学觉得拿NOI金牌保送清华好厉害。后来觉得CF TC的红人好厉害,再到后面觉得World Finals拿牌好厉害,结果是虽然没拿到,但感觉拿到的确实比我厉害,但也不是那么羡慕了。然后是还没开始找工作的时候觉得去Google、Facebook的挺厉害,后来发现好像不是太厉害的一些人也去Google、Facebook了,自己也一下子拿到了offer,于是又感觉so so了。反正现在我觉得像依图一样开一家有逼格的公司然后不断做大做强的人都挺厉害的……

至于赚钱,是必须的,但不是目的。

我觉得成功就是获得了“我认同的人”的“认同”,而不一定是达成了特定的目的。

去G社有什么好?

我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想在G社待着超过两年。毫无疑问,在美国G社的生活是相对安逸的。然而这显然不是我所追求的。那么如果说开公司就是我下一步的目的,那么我所做的就应当为自己的目标服务。站在这个层面上看,去G社最大的好处是平台更大,更容易从Top-Down的角度去看,但是底下的东西就完全没有实践的机会。所以抽象来看,获得的可能就是一个视角。

images

然而回顾我的经历,我就不是一个喜欢从Top到Down的人。如果从数据结构的树上来看,我喜欢的是从若干叶子开始,享受那种不同的小树根并在一起融会贯通的感觉。还有一点就是,这种方式形成的树长成什么形状,是不定的。而Top-Down的话,是相对固定的。如果你用状态压缩的动态规划写过Minimum Steiner Tree的话,就会觉得这真的很形象。XD

是不是要那么着急地开始,在G社先玩玩也挺好的?

这一点是我最犹豫的,因为说不定会在G社获得什么。但是回想起在阿里实习我自己那个状态,抱着“将来不会留在这里”的心态干活的那个状态,我想想心里有点虚。那么对比实习有什么不一样呢?我觉得一是周围人可能水平都高了,二是技术氛围更好一点。但能获得什么我真没有底。

而在依图,可以用最低的成本看到一家算是靠谱的公司是怎么成长起来的。而我自己还能在里面做一些实操的尝试,用很低的成本去试错。

至于要不要这么着急,我还是怀有疑问的。我觉得去G社大概就相当于旅游,增长见识,而practice的机会就很难有了。

我想要获得什么?

因为家庭以及ICPC的原因,在我的观点里面,要成事,团队的技术、管理和组成、对大环境的大局观都很重要。那么我学的很明确,就是技术的架构和细节,人力管理,看人的能力和对大环境的了解。为什么我没有现在开始自己创业,是因为我觉得自己的这些能力还没有达到。需要找一个试错成本比较低的地方。

如果拒绝G社,怎么面对别人的看法?

实际上我从来不在意自己是不是一个某些衡量标准下优秀的人,但我觉得我自己必须是一个特别的人。Do something cool that matter. It is absolutely irony!正因为G社的这句话,我有可能不去G社了。

最坏情况是什么?

依图挂了。我开始自己干。这几年就相当于上课了。问自己一句:怕吗?答案自然是一点也不怕。

四、结论

开始工作前去北美旅游,感受一下。

要么我了了自己的玩心,要么我发现了什么值得去看的东西。

My Way》上有34条评论

  1. 或许人生就是不断地获得内心满足的过程。
    正像你所说,到G社前,觉得很厉害。拿到G社OFFER后,便也觉得平平,不能满足自己。
    人就在不断满足,不断不满足,再不断追求满足中成长的吧。
    关于人生,我也迷惘。觉得人生的答案应该从哲学里寻找。正如你读《人性的弱点》一样。
    向大神推荐书籍有些班门弄斧。个人感觉,傅佩荣的《哲学与人生》给我帮助很大。推荐之。
    现在我还是迷惘,但毕竟圣贤如孔子,也到了四十才不惑。想想也就淡然了。
    同想去美工作,感受之后,再决定是start up还是其他。甚至我有可能去报社当摄影师、到酒吧驻唱。人生谁说的定呢。
    与君共勉。
    —-
    宋博

  2. 之前毕业以后想能不工作就不要工作,然后就找了个坑读PhD,现在看到好多同学工作也不错的,就也期待,如果毕业后做不了research就去找个好玩的工作。P.S. 任何经历都不会是浪费时间~;-)

  3. 唯一的困惑是为什么在阿里的A部门的同事会连基础的CS知识都没有。。难道是一直写JAVA的工程且只会工程用到的东西?

  4. 如果你发现自己是个目标(或者看待事物的观点)始终如一的人,大到“我想要获得什么?”、“成功到底是什么?”这类哲学问题,小到对某一类人的看法,一直以来很少会修正三观,那么就按照这个目标前进,不太会有问题。这种情况就像贪心算法,很可能能得到最优解或最优的近似解。

    但就我自己而言,我是个很“善变”的人。一般通过半年到一年的信息接收,我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可能会全然不同(我一般越是细节的事情想法改变越是快,越是抽象/哲学的事情想法改变通常要花几年时间)。因此我通常很不信任当前这个时刻的自己所作出的决定,所以我做任何决定都尽量给自己留有回头的余地,并且把风险作为一个比较重要的考量,以免走到一半但想法却改变的情况出现。

    • 他们成与不成,对于我而言更多的是荣誉的得失。
      无论是技术还是其他,我现在觉得这都是实践出来的东西,多做自然就能找到方法问题。而我认为这个团队是能让我实践的,并且有比较低的试错成本。
      而他们前景如何,我并不太在意。我就是单纯地认可他们的理念与做事的方式,并认为我能从中学到东西。

  5. 还蛮感慨的,看到昔日同窗已经成长为和我的环境里的角色完全不同的模样时,有一种,酸涩的情绪?或者我是这里留言的人中最格格不入的..如果不是你这篇,我大概会忘了这世界上还有许多有才华的人原来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我是那么不同。没有苦苦担忧工作机会,没有死死挣扎在考研阵地,没有对未来不可知的恐惧,仿佛就像,没有失败,正如你所说,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能cover,但是这些好像从没有在我身边发生过,于是我就忘了。
    环境真的能把人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慢慢扼杀。
    倒也不是歆羨你听起来牛x的未来和工资(放屁,其实是很羡慕的…),而是,呆在我这种环境里,大概人是很难生出想知道生命的本质的念头,我们做事自有一套体系,不需要思考。
    话又说回来,其实这也是生活,什么样不是生活呢,温水大概不是错,错在青蛙不清醒而已?不管什么样的生活,但总该是自己清楚明白的,心甘情愿选择的。
    (我为什么说了一大通看起来很无关的话啊…)
    其实是因为我也正面对人生的选择啊!!!

  6. 好吧,我只能各种膜拜。
    看知乎上说,BAT的后台代码烂出翔,好像在这里又得到了印证。
    姐夫在华为做产品经理,日复一日都是配置相同的东西,跟你提到的阿里A部门很相似,所以可能这种工作在各大公司普遍存在,不过华为至少给了个像样的薪水(补贴超高)。
    真的很佩服学长的勇气和信念,正能量++
    最后共勉,按照自己认为正确的走下去,要不然总会纠结,后悔一辈子。

  7. 我也試了Google上海,錢比起BAT似乎都沒競爭力的樣子……也是這感覺,太容易進了,感覺沒勁
    我身邊有個同學也一直慫恿我說大公司好無聊……

    依圖的面試確實好有趣……你要去了?

  8. 对待代码能做到认真仔细两个字的人太少(刚被小老板教育不要太认真,也是十分不能认同这样的情况),好多人都说,在做事的过程中你学到的比你结果更重要,但我知道自己是个更看重结果的人,如果花费许多时间精力,做出来的东西却不能是个产品,我会苛责两方面,一是自己是不是足够认真仔细了(想想每次都给自己打60分),二是周围的一切是否才是问题(目前我在的浙大实验室也是觉得水平不够);综上,自己做不出一个像样的产品。所以,如果我后面继续换环境,我会重点观察第二点,公司的人是不是跟自己一样能对自己要求认真仔细,其实这样的人也很少,所以找的也大多是几人团队。也是在想,也许国外会找到更多类似的团队,所以也打算出国。另外,这里的哪些人是我认识的?

    • 第二点我同意。我参加ICPC这么久,觉得最大的收获是感受到了站在算法竞赛界世界顶峰的那些人也是有极限的。他们在比赛的时候也会犯蠢,也会卡题,就这么一个特定的单方面有时候也会不如我。这让我更真切地感受到一个人力量的渺小。然而反过来看,有影响力的人,振臂一呼,应者如云,又觉得一个人的力量很大。所以还是选择和那些能互相认同、互相影响的人共事吧。

        • 现在不知道会不会,反正我大一那会还是偶尔会的样子。VK Cup他不就输给了squark和7k+么……
          当时除了比算法还有一个写小车夺旗AI的项目,每次拿4个玩家的AI出来比,有一场我和tourist的AI被放到一起,我还赢了他,你敢信么?
          我并不是说我自己怎么样,我赢实际也只是运气,但我只是想表达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每个人都会犯错。

  9. 自我实现自我超越终究是不同人不同想法。我不知道伟人的想法如何,一开始,也许就是简单的想做好某件事,并不是想伟大,结果回头才发现自己的了不起。学长会觉得so so,也许是过程中并未如何,结果却不知不觉成了别人的偶像(不是特意夸你)。学长的追求的确比我有出息很多,抱负远大,不过难以令我羡慕,无论追求什么,唯心安而已。不管你怎么纠结出个决定,怎么说呢,你开心就好,别后悔。另,我就等着当在路边为你鼓掌的人吧,衷心祝愿。

    • 过程中自然是五味杂陈,我也付出了很大努力,我自认不是天赋卓绝的人。所谓远大,不过只是对目标难度的衡量而已,难的就喜欢说它远大。然则“难”的定义本身又是相对的。我觉得挑战世人觉得“难”的和挑战世人觉得“简单”的目标其实没有本质区别。能享受这个过程就好。

    • ym Fly梦学长,感觉周围人的水平真的很重要。现在在Google我问一个事情为什么要这么做,大部分人都会有很清楚的答案。感觉每个人都有自己很清晰的行事哲学,而且他们对自己在摸的东西都会有很深刻的理解,他们也愿意和你讨论背后的道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