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Google到Quadrature Capital

发生了什么

本马甲从浙大CS本科毕业之后,在Google伦敦干Software Engineer一年多,跳槽到了一家在伦敦名为Quadrature Capital的对冲基金做Quant Developer。

无论未来怎么样,这都是一个人生重要的转折点。

从互联网到金融;从大公司到小公司;从旁敲侧击,到直面自己的理想。

理想

首先必须明确我的理想是开对冲基金。

做这件事的原因是要帮助那些信任我的小伙伴们获得财务自由,能去追寻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能多一些时间分给亲朋好友。见过了太多太多的朋友把闲钱放在活期账户里,吃着活期利息。虽然财务自由的定义众说纷纭,但是大致就是资本收益要能覆盖日常的支出。那么最简单地说:

资本收益=资本\times 收益率

因为不可能在资本上帮,那只能从收益率上帮了。

自己发大财当然好,然而带着大家一起发家致富才是真男人吧!

种子

大概是大四的期间经历了那波大牛市,开始萌生了做对冲基金的想法。那时候每周在学校去听老李讲股票,讲A股背后的各种资本运作,基本面,技术面,如何估值等等,自己也操作了一段时间股票。后来见到股灾又去开了股指期货,自己看各种材料想了很多,也学了不少。

家庭是金融背景,加上我自身的技术背景,怎么看做Quant都是一个非常适合的方向。另外看了一下本站里自己写的博客,这两个方向也特别明显。这么说吧,我大概是搞技术的里面比较懂金融的,搞金融的里面比较懂技术的。虽然中间也对各类互联网商业模式有了自己的思考,但很多时候是以服务于投资的心态去了解的。所以对冲基金这个方向也就可以理解了吧。

原计划

原计划是在Google美国搞点机器学习待到有H1B,然后跳去华尔街积累经验,最后再自己出来做对冲基金的。

然而这有非常大的局限:

  1. 签证方面,H1B的中签率逐年下降,根本不知道哪一年可以抽到
  2. 在Google没有很强的机器学习实践背景,短期内要做核心research非常困难,混混资历感觉又实在太慢了

契机

首先是我在伦敦交了个非常棒的女朋友啦,于是萌生了留在伦敦的想法。确定关系以后马上就到了官方规定match美国的组的时间了,于是就是各种deadline。

我是不打算留在现在的组的,因为毕竟做内部工具。之前做了一点小成绩,发现也不能造成什么大的impact,并不太能发挥我应有的价值。

那么一番调研和行动以后,基本就这么3个选项:

  1. 官方途径转去一个美国的组,当时聊到一个比较靠谱的组是做Google Now LBS场景预测的。这和我在阿里妈妈实习的时候了解到那些定向投放广告的应用场景有点像,只不过这个不是广告而是弹小工具的Notification。看上去还是不错的,impact也比较大,正常速度2月份就跑去美国了
  2. Deepmind。去聊了一下,大概是在招做Research Platform的人。搞半天又是内部工具,立马就弃坑了,感觉还远不如美国这个选项
  3. 伦敦的对冲基金们

抉择

其实从市场整体薪酬收入水平来讲,美国无论西岸还是东岸比伦敦还是要高不少的。但这个整体水平的差距就是一个线性的常数而已,而个人成长对收入的影响是指数级的。所以这个倒没有很影响。在Google混了一年,结合自身在浙大的经历,还是觉得在一个自己有机会搞大新闻的位置发展潜力比较大。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也没怎么想,当时在LinkedIn上点了个赞,有个猎头过来列了一些目前伦敦的对冲基金职位,就看了一遍。选的时候主要考虑这么几点:

  1. 既然最终目标是要开对冲基金,而且很可能是在国内,那么首先把做高频交易的忽略了
  2. 想要在里面可以搞Research弄大新闻的基本要是小公司,于是把上规模的都忽略了
  3. 总部要在伦敦的,不在伦敦的直接忽略
  4. 在Quant上还有什么类似Research Scientist/Analyst的角色的尽量避免,不能有足够的自由度实践自己的想法的话,还是不那么舒服的
  5. 尽量避免看上去就trader吃大头,剩下的职位按常规bonus分配的。说白了就是dev地位要够高

基本上就剩下一个感觉特别对的了,于是投了。

面试前猎头给的一些面试建议看了看感觉是什么用都没有的。于是查了一发我自己懂的金融术语的英文单词,又再熟悉了一下自己简历上的项目就去面了。

然后面下来感觉越来越对劲:

  1. 公司很小,30+人
  2. 公司前几年就发展很快,说明已经做出非常能work的一套东西了
  3. 公司进入新一轮快速扩张期,今年刚换了一个大的office,去看的时候大部分座位都是空的,马上要招一大批人的样子,说明不缺钱
  4. 信奉全栈,用C++/Python
  5. 全自动交易,没有trader
  6. 给的offer比Google UK的收入水平高不少,而且面临更多潜在的bonus
  7. 和创始人比较聊得来。能感觉到7轮筋疲力尽的面试下来对方对我是比较认可的,大老板说我的面试表现非常impressive,也答应了我可以做策略,research

毕竟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吧。拿到offer立马就答应了。

致谢

虽然只是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工作,但是至少我的人生前进到这个时刻,自己是满意的。

  • 首先感谢我的女朋友XD。如果不是她我是不会想着在伦敦跳槽的,也就不会发现这么一个机遇
  • 感谢父母的理解与支持
  • 感谢灿哥和给力哥给我的referral
  • 感谢dd学长给我指导各类基金的特点
  • 感谢浙大的李兴建老师。虽然他大概不认识我,但是我去旁听两个学期了,算是我在A股的启蒙老师。绝大部分资本运作是从这边学习到的
  • 感谢雪球这个平台以及上面深入前线做调研,分享经验的球友们,这基本是我在A股的主要信息来源
  • 感谢集思录JoinQuant九斗无私地提供方便使用的数据
  • 感谢『老和山证券投资』群,一群浙大的小伙伴经常在群里讨论股票,也就是从群里知道了李兴建老师和雪球,给了我跨界的知识储备
  • 感谢浙大,特别是浙大ACM集训队对我的栽培。没有这些年的锻炼,我也不可能敢没怎么准备就去面试了

感谢生命中一切和我交换过信息和思想的朋友们。很多东西当时可能没很在意,过了一段时间却会联想到这些片段,启发我想出新的点子。大概这就像是机器学习中的数据吧,任何一句话,一个举动都成为我知识结构的原料。

为这一步,既可以说我就准备了一下午,也可以说从在券商开户的那天起,我已经准备两年了。虽然从小公司和Quant两个角度看都比原来承担更大的风险,但毕竟高风险高回报吧。搞一波大新闻,还是很开心的。

从Google到Quadrature Capital》上有16条评论

  1. 手握技术金融两大武器,马甲学长是将要开挂了。。
    另外学长的文章能不能加一个more标签?

  2. 刚刚发现了马甲学长的blog,感觉真是打开了一个新世界。XD
    祝马甲学长Quant之路顺利~!(期待全球巡回bg233333

  3. 马甲学长 可以留个联系方式么 。 马上要去面HF了 之前也是一直在互联网公司实习。 好想问点面试方向的内容啊 然后问点工作建议 感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